您的当前位置:AG视讯 > 篮球大赛翻译 >

律疏部(三) 新修增补大藏经编委会pdf

时间:2019-08-23

  

律疏部(三) 新修增补大藏经编委会pdf

  1.本站不保证该用户上传的文档完整性,不预览、不比对内容而直接下载产生的反悔问题本站不予受理。

  补 增 修 新 大 藏 经 ·· 《新修增补大藏经》 编 委 会 主 编:释成功 副主编:卢炳瑞 周梦兴 李书娜 编 委:丁问道 于有涛 罗 文 高大威 陈秀玲 杨明仁 周天华 李 芹 胡 枚 邹家文 谢大军 谢光平 律 疏 部 目 录 四分律行事钞资持记( 中) 1 ◎四分律行事钞资持记上四 1 释说戒篇 1 释安居篇17 释自恣篇36 ◎四分律行事钞资持记中一上50 释篇聚篇50 释释相篇70 ◎四分律行事钞资持记中一下82 ◎四分律行事钞资持记中二 126 释十三僧残 126 ◎四分律行事钞资持记中三上 170 ◎四分律行事钞资持记中三下 198 四提舍尼篇230 ◎四分律行事钞资持记中四上235 释持犯篇235 I 律疏部 四分律行事钞资持记( 中) 大宋余杭沙门释元照 撰 ◎四分律行事钞资持记上四 释说戒篇 戒即本受法体量等尘沙。从缘举要且列二百五十。为持犯 蹊径使摄修之易。然恐物情懈怠不自策勤。故黑白两半毕集一 处作法宣告。庶使因言省己治行日新。虽广略两殊僧别三位。 一言统摄无非净行。故云说戒。正仪者以普照道安及当时律肆。 立法虽殊多无典据。此篇所述皆凭圣量。参详经律搜驳是非。 题曰正仪。对简非正。又复上云说戒克指所说之法。下云正仪 统该能辨之缘。能所两标缘法双显故也。注文示正译中。即下 三千威仪初义是今正用。故先举之。言净住者二义释之。一不 失义。闻持无犯体常存。故下云清净戒住是也。二依止义。禁 制三业安住戒中。即广弘明集云。净身口意如戒而住是也。广 引中出要律仪但指国语。续引泥洹。始是翻名。憍萨罗者方志 云系中印度。周六千。余山城周四千余里。大信佛法等。泥洹 有二本。今云六卷。简双卷者。长养即总翻。二义是别释。初 义同上。次义即下伽论证得白法等。或可长对次义养对初义。 杂含中梵语虽具犹讹。则知单云布萨讹而复略。下引正音二义 分配。断谓止恶同上戒住。下义相对可知。国语不同讹上两字 故亦呼下。上是具翻复含余义。则有七名。初云集者。戒序云 共集一处也。二云知者。即自知犯不犯等。下云从前半月至今 ·1 · 律疏部 半月中间不犯戒耶。三宜者。戒疏云。晦望两半折中之宜。四 同者。下云十方凡圣所共同遵故。五共住者。奉慎清净住二种 僧中。有犯者不得闻故。六云转者。转诸业惑证白法故。七云 常者。僧所常行余皆稀故经但出名。今以意详引文约义略如上 释。三千中三译。二同上释。和合者三体三相非说不显故。下 二云义言显上正翻。故已上多名总归四种。净住断转止恶为名。 增长长养生善为名。集同共和遵奉为名。知宜及常从制为名。 然虽多出但准前标。止翻净住。会通中俱舍明八戒皆云受布萨 护故云名也。名即是召。次引了论戒护两分会同俱舍。二论言 护名义颇同。布萨与戒华梵互举。事同名异。后引律者。律中 二十犍度。第二即说戒犍度。后五百结集中迦叶叙波离结集乃 云布萨犍度。即知前标说戒。后云布萨。前后互举故云即也。 此句正指同前篇目。问为布萨翻说戒耶。且布萨自翻净住。戒 乃梵语尸罗。既非对翻。云何律论二名互显。问何以不云布萨 正仪耶。思之可解(学者多昧故当曲释) 。叙意中初显教益。上 二句标叹。下二句释成。上句约时显功。正像语略。理须兼末。 即下云。云何得知佛法久住等。下句约法明用。以同遵故。清 净和合余法可行。下云摄僧根本之教是也。次科初四句先示情 见。满犹厌也。希作者如结界受忏等。数为即半月常行。比下 正斥。初二句斥慢易。良下推所以。日染者常所习故。屡闻者 一月两说故。屡数也。以此下结叹。情即妄缘逐物流变。爱此 恶彼贵希贱数。寄此一事足见凡情。故云可知。彼时尚尔岂况 于今。僧寺虽多行之弥寡。纵有行处事不获已。岂非宿业生值 斯时。念道之流愿须珍敬。三中初叙古。二显今。初中先列诸 本。齐即南齐萧子良。生封竟陵王死谥文宣王。在家布萨者。 或五戒八戒或云菩萨戒。其文已亡不可寻矣(或云即净住子二十 卷也) 。普照。指归云。遍寻传记询访名公未知何代人。道安者 晋高僧。制僧尼轨范。为三例。一行香定座上经上讲之法。二 ·2 · 律疏部 常日六时行道饮食唱时法。三布萨差使悔过等法。天下寺舍皆 准行之。广叙德业备如梁传。但下评量得失。上二句示古差殊。 下二句显今纵夺。意解即所见也。心相谓处事也。显今中云经 意者。语通三藏皆得名经。下引诸部律文大小经论等(例如下云 各诵经中清净偈文出僧祇即目律为经) 。所闻谓世中相传。重谓 对前诸本。撰次即目缀文。生起中初嗟时示意。故下指前标后。 敦遇有本作敦励。先引劝勉即前云凡情易满等。引诸文中。善 见上二句比丘问佛下句即佛答词。伽论初明断恶。上云诸恶通 指十业。下诸烦恼不出二惑。受字写误。论作有爱。即示惑体。 证下次明生善。白法者通于凡圣。凡则事净圣则理显。究竟梵 行唯局极圣。又下省己悔露即是清净。故下续引母论显之。开 章中标分僧别两位料简不同。僧是本制四人已上。作法诵戒。 别即缘开对首心念但陈三说。又下四门一二通僧别。第四唯局 僧。第三有通局如鸣钟众具。制通一人行筹告令唯局僧耳。时 节中初科。若约三日诸部通制。及食前后亦出僧祇。今以前三 全出十诵故总列之。下引诸文会释。后二唯出本宗。故下皆标 四分。别释中初文前引四分示同。布萨日通含三日。问三日随 用得否。答世多执诤未善祖意。若谓通得者业疏那云十四为俗 说法授归。十六为难开延未可常准。若唯执十五者。疏文那云 三皆通正随用开得。必用二日。七非检勘。何非所收二皆有妨。 然疏中但恐世人常用余日。意欲克取十五为定故别分之。至于 有缘通用不名非法。亦犹自恣虽通三日钞取十六为定。非谓余 日不得。可以相例。下引五分显异。四分亦同引此文者。欲取 十五为常度。故疏云。前二为俗则说法授归。后一为道则净心 说戒是也。第二即约中斋以分前后。又但制前后皆通故。所以 不择昼夜者。既制侵早日夕可知故。律中恐明相现开略说戒。 则通夜明矣。增减中初引缘起。业疏云。外界斗诤不自消殄。 反来清众。尘染何疑。佛下引开法。初明减前。由避诤人。不 ·3 · 律疏部 待十五向前二日故云减也。然十四本是正日。亦为诤缘故入减 中。若十六来十五日说。由是正日不名为减。若下明增后诤人 入界不得说。故延过两半。故云增也。文有四节。初明即时潜 避未须增也。令入浴者。众僧出界使不知故。若下是第一增。 白僧者作单白法。又下即第二增。疏云凶恶不忍本界未和。故 来异住望同清荡等。亦须单白。若下开与同法。心本非和恐废 众事。且令同作。故云强也。是则减为二日。增亦二半。增减 皆二。在文可解。斥古中。彼据善见十诵几时住世之文。便云 不增至三。以三半不说法即灭故。初示律开限。谅无他意。但 恐僧事停废耳。亦下遮滥述。律下引文破。初本律二文。拘睒 弥者因比丘斗诤故。言佛在者显法非灭也。何妨下纵彼所计。 一国可尔而非都灭。高胜比丘为长者门师。长者临终将宝藏付 之云。候我二子长大。与其好者。他日付弟兄生怨心来。告阿 难。阿难疑之经六布萨不与同法。后阿难问高胜具陈父意。阿 难云。汝吉罗不犯。次引僧祇。即弗迦罗聚落比丘妒兰若比丘 有名利。彼十四来语云。十五说待彼去后说。明日来云昨日已 说。汝叛布萨得罪。我不与汝共食。如是经二十年。故云相嫌 等。然彼二文非谓不说。用此质前文似非类。一往且望不同法 边得云不说耳。非时和中初引缘。即拘睒弥国斗诤破为二部。 后非时于舍卫和合。故佛开之。疏云二众欢心同崇净教。说不 待期故也。以下释开所以。初示僧义。今下叙其不和。反显须 和以明开说之意。不同见戒者。因诤法相即见不同。废布萨事 是戒不同。然戒和者。言通受随。今约随行说戒以论(有本或无 戒字) 。杂法中此门广引诸教杂显事相。欲显下科行事仪轨并有 准据。下为点之。作相中文云。不时者谓不同时。下指前篇。 谓唱令打犍槌等。行筹中初科引十诵文。初通明二众缘起。若 下别示下众同利。初正明言不往者。谓正羯磨时身不预众也。 四分下次引证。初引本律即法同沙弥。若下引涅盘明形同沙弥。 ·4 · 律疏部 次科五分中前示制法。并五指者谓中人五指相并。当五寸也。 拳一肘谓尺八也(舒手则。二尺故) 。然不明物体。今时多以竹 木为之。客来下明行法和合。若干总合数也。三中梵名准声论 翻之。疏云舍罗草名。以为筹计。散华中五分初明开俗。比丘 不得即明制道。初句制自散。彼律因诸比丘以华散高座比丘。 居士讥言。如王大臣。佛因制之。若白衣下次制受散。谓虽开 受不得堕衣。当拂去者乖道相也。座上无苦无上过也。比丘下 三开自散。前制供人。此开严处。前皆因引。此文正用。净水 物中初引僧祇。三节。初明净手。当先净者。文似说戒师。今 即行筹人。香汁浴之者。上是净水此即香汤。二并净手。诵下 二明置筹。此开数戒与前不同。杂碎文句即戒条也。多论云。 十二年前常说一偈。今说五篇。名为杂碎。五百对一部数则过 倍。七百对二部犹多百余。此谓筹数宜多。不必限定故也。若 下三明所须众具。谁应下即预差三人。或容施物须人咒愿。下 五分中即令维那为之。此方事稀故不行耳。四分中众具同上。 但明年少具辨上座处分。尊卑之任不相乱也。次人法中初科僧 祇文为四。初明所诵法。而言律者举教目行。即戒本也。诵二 部者准安居中。即第四律师。问僧说尼戒何益。答本受体中总 发得故。又为尼所依须教授故。若下明能诵人。上座说者德居 物尊。发言诚重在座诫敕。听者依承。次迁无人方听能者。今 时多差新戒。深乖教意。高腊恃尊怀惭不诵。岂知替补佛处传 弘任重乎。为下简听众。彼部通禁五名。四分得语下聚。以下 众有犯通结吉故。此谓二师指教。非谓得闻戒也。问戒本偈序 列三篇名。下众得闻者。答略举总名不说条目。故若说下制恭 谨。上二句诫听众。不覆头者应开有病。不覆肩者西土敬仪。 此方不尔。应下示行筹。下指唱法即如上列。次科中五分杂明 有七。初简能说诵戒取德腊。秉法选堪能。故须二人也。疏云 上座昏朽秉御是难。依文诫约有同佛世是也。今则年少诵戒。 ·5 · 律疏部 上座羯磨都相反也。若彼高座识达是非。依律自秉必涉疑昧。 须择堪能。不必上座。说戒下制所听。慢相极多。且列七种并 犯严刑。人犹不畏。智首律师每临说戒。合掌危坐。晤恩法师 然自感。并至毕席。僧传明载。下愚慢法同坐同闻尚不免过。 从何取益。请披佛诫岂不省非。上座下明遣忘。若诸下明移日。 谓三日内也。诸下明作余法。应下明说仪。至下明三日所为不 同。下引四分以彰部别。律云诸比丘欲歌咏声说法。佛言听。 后有一比丘过差歌咏声说法。佛闻已告曰。汝莫如是说法。乃 至过差歌咏声说法有五过失。一自生贪着音声。二令闻者贪着 音声。三令闻者习学。四俗人生慢心不恭敬。五静处思惟但缘 音声以乱禅思。故知本宗亦不全许。今指为废教意是不取。即 用序中第四师义也(今时诵者引弄音声文句不显。人不乐闻反生 轻悔。何啻五过。宜准今文自说为善必非过差随用两得) 。三中 初制供养知法之人。说下教诵者预习。三正说仪总示中。初明 通用他部。下引五分僧祇并阿含华严。而下明所据古本。准此 应有多本。二师尤长用为纲骨。即下诸偈不标经律者是也。然 事容繁阙。不可全依故云余则等。初中三。前明处所。理下定 床座。初二句判定。言准承者令依中国也。中下次示国土不同。 中国用床者。如露敷脱脚等戒也。类即例也。缀下读之。此间 古者。西晋时五品已上及州牧得坐床。大夫谓上大夫。中下大 夫亦无。皆席地者古礼皆然。至今北地其风不绝。洎晋室罹乱 至于东晋。节制无准。故通庶人。今下三评品可不。初二句指 时用。亦下纵许。然下夺归。言不便者或由坐立乖相难知。或 受筹跪地。事须上下。今多在床互跪。全非敬仪。屡见愚僧斜 身倚靠。高竖一膝而受筹者。事乖正则。惭致浇讹。故尼钞中 明入堂已即斥僧尼床上礼佛。亦其意也。随下嘱令斟酌。准释 相中。地卑湿处开床设礼。榰脚八寸。余则不听。容有此缘不 可一定。故令随处。众具中令准前者。即上僧祇四分。白告中 ·6 · 律疏部 准下略法。令于小食时白。上座白者律文正制。今下当时所行 令准用也。今时维那白已。上座依下略法中文复加劝勉。亦可 准行。然策众之语当随机要激动时情。不必谨诵。指僧网者。 前云每至说晨。令知事点检僧数。众主上座亲自按行等。集僧 中别科前明尽集。不局等者即大小同行法。下约二处集。即是 别法。两明其相意令通晓。若犹下明检校。次科中初明集处。 即在堂外行立应下明说偈。即须大众同声说之。若云打钟人说 者。合在前明。岂待集至堂前方令说耶。又业疏云。律令旧住 净人下位打者。此召僧法制。非具道者所为。必无二人。方听 兼助。必使净人令说。何益。又文中显言闻钟偈。岂是能打耶(有 人执。本缘起是阿难鸣钟时。说便云。此偈是打者说。又辄改 闻为鸣。委如别) 。破下诸偈词相承不解。人虽诵之多迷文理。 略为科释。闻钟二偈。初偈明事用后偈明所期。初中上半明功。 下半显用。四魔强盛能障善道。故有力也。欲相侵害故如怨也。 结即三界见思。尽无余者即无学极果也。上句修因下句证果。 后偈中上半明所集之意。下半明能集之愿。闻法人者总凡圣也。 云集者喻其奔赴也。入堂中初示仪式有三。初礼敬次说偈。三 就坐。偈中上半偈明自行成就。次一句明众行无违。末句自众 两具方成法事。自行中上句受体无缺。下句随行无犯(大众字有 本作清净) 。如下次诫侮慢。如上即杂法中。极教者若取制之深 极。则指律文。若约教之终极。即指涅盘。彼云我不灭度半月 一来遗。谓佛之遗诫。言根本者望余法事皆是枝条。有人于此 妄立欢喜偈者。若言表净前偈已具。何劳重述。若是陈过有犯。 自当忏露。岂但乞僧欢喜而已。习俗日深苦谏不舍。知非迁善 未见其人。第五与前第二相滥。以意通之前约预辨。今此众集 始将入堂。有同持献。方合科次。则非重迭。此间不尔多是预 安。故难通晓。后进更详以物席地。为藉众器也。僧中设者明 是后安也。六明行事。盥洛中初明出众。三五人者今则一人维 ·7 · 律疏部 那行筹唱告。四人兼助行汤水等。具威仪者谓安详恭谨。不必 设礼(今时出众各礼三拜复座展坐具已还来取物。并非正仪) 。 次维那净手持下。上座盥掌准文。维那为之。今多年少义亦无 爽。取下上座浴筹。各说偈者。合众同音。今并维那独唱事讹 变也。偈中上半圣凡和合。明所集也。下半法事利生。示所为 也。维那自浴者。尼钞云。今时多是上座浴筹。此非敬仪。据 理年老代浴无损。今须准用。行水中令一年少者。今须二人行 汤水。二人行净巾。偈文上句叹水德。一清净。二不臭。三轻。 四冷。五软。六美。七饮时调适。八饮已无患。次句显事用。 外则德水以盥掌垢。内则道水以涤心尘。第三句自行成立。末 句化他同已。盥公玩反。行巾中左右手者。取其顺便。及下因 点汤巾。同上法也。汤偈中初句明事用。已下寄事表法以立要 誓。次二句远期果德。上句法身具兼理事二种。一句二德可解。 末句摄生。同证即自他两利。会即证也。法界差别同归一体。 故云融也。又解。净水表断恶。复是因行。香汤表修善故祈果 德。前因后果并兼利生。指说偈者世有妄行。故特点之。斥非 中古德诵经法。须以香汤漱口。后世传讹乃将布萨时用往往有 者。尼钞云。承香汤水时不得口敕口吐地。数见故别标记。唱法 打静中指杂行篇。彼明取放。并须埒柄。不得重响等。正明中 初文问监护者。准上本宗。年少辨具文也。虽已先差须白告众。 注释收护言通始终。今时多召收筹者误也。有下删其繁长也。 注云上文具者收护通包也。第二召集下。云准律检校文也。斥 异中初科先出古局释。准下示今通解。文云贤圣理更兼凡。次 科初出古非。前加者谓在召集之前。亦应上云大德僧听。四分 下准本宗必削。说戒自唱者即问和简众也。若下依他部可存。 三律者五十并同。故既唱已出。故知先遣。后科中初遮拣以下 申理有二。上明不合前唱。或下谓不得轨遣。前云准律诚文。 删补取中。即此诸文也。告众中初结前两告。复唱未具者。一 ·8 · 律疏部 令识古法。二兼被他宗。内下正陈所为。无诸难者。谓八难余 缘也。唱己名者令众委知。即僧祇云。谁应行筹也。僧当下祈 受筹。言如法者。前僧祇中令脱革屣褊袒等。故嘱授人即与欲 者。为他传欲。须代受筹。今人无知多不行也。大僧筹中初科 有三。初具仪二说偈三示敬。偈中上半叹其难得。下半喜其已 得。初句即三德。金刚喻法身无碍目般若。亦即托事表法希有。 次句两难。得亲遇疏。遇者不必皆得。得者必因于遇。故两言 之。如今果者克己为喻。净心观云。万类之中人身难得。如提 谓经说。今得人身难于龟木。次半偈中上句顶戴是身。欢喜是 意。口陈偈句。三业备足。即自利也。下句摄生同已。还筹中 偈词。初句受随无毁堪预捉筹。次句纳筹入数还简体净。坚固 对受即表持戒。喜舍对还即表布施。疏云。不盗即施财。不杀 即施无畏。或可四无量心略举二心。慈悲在中义见下句。不复 座者皆须互跪至传香偈已方坐听戒。叔世怠堕事必难依。且据 受筹一时。而已必有奉法励己行之。纳筹中据文。上座数知。 今多收者告数。理亦通得。但令上座佥知。不可全凭他语。沙 弥筹中通前四唱并须三说。今时一遍唱已三唱后句。即当三说。 此非正法出自愚情。或恐延时准后诸白乍可一说。此告众法。 非同羯磨三一永定。单说无损。乃下恐有大僧传沙弥欲。故须 告问。此谓界无同类。故开之耳。六取数中初文可解。次科唱 法准前五分。初告人数上下次明所为。国王父母师僧檀越是为 四恩。心依色中名为含识。总收六道有情之众。各诵偈者表行 净也。经中者经名虽通。今若唱时宜云律中。僧祇因调达破僧 自说戒竟。如来闻之便说此偈。告阿难言。非法众已作布萨。 如法人自作布萨去。初半偈明佛所制。上句自行。下句众法。 下半偈彰已合教。应犹当也。或可去呼。小众别行法沙弥集处 自行筹。已将付僧中。总合唱之。七请师中初云佛令。即前五 分文也。次科三初请上座。前明维那陈请。后即上座对答。有 ·9 · 律疏部 堪不堪二答如文。出法之辞临机裁度。今多诵语年少康强亦称 老病。非所应也。即至下二请次座。若辞下三差能者。先预语 重疑。是多写。三中初明往告。若下次示二座。余不须问。准 僧祇者前云若上座若大座应诵等。四中稽首者头至地也。和南 西语。出要律仪翻为恭敬。八供养中初文无高座。处戒师坐上。 圣僧抽下者传佛教诚圣凡同禀。亦犹使者执王敕命。百官虽贵 孰敢见轻。次利初总列事仪。小者供养且约出众故此先标。若 论行事如后所显。若下别释梵呗。初引所据。出下翻名义。如 此二字即指梵名。或剩如字郁鞞国彼文自指。未详何处。鞞字 陛奚反。两翻其名。单释断义。以意分之断约外缘。息据内心 则有别矣。三中初顺洒散下逆洒。却行谓倒退也。后出词句合 在前说。彼经佛在普光明殿放光说法。菩萨偈赞上半指事用。 下半偈申所为。四中初示正仪。三捻香者供三宝也。向上座者 表代为也。次明说偈。初维那唱告此下点所出。下指广者其文 已亡不可寻也。各下引偈词。上半明能供。下半即所供。初中 上句托彼香事。即表法供也。慧及知见解脱通收。则五分备矣。 七言为句不可妄加( 由慧得脱。由脱具知见。举中即摄初后) 。 下句冥想如彼光云。所供中初句明上求。下句即下化涅盘翻寂 灭。即果德也。维那下明复位可见。九问缘中初文言准上者即 前杂法。或令恭敬或令直声。或不错谬等(有本准上下有法字) 。 或可指戒本前序。下指别法。彼明礼僧互跪上座诫敕等法。此 明简众。不唯沙弥。或尼三众俗士瞻礼并须遣出。及十三难三 举二灭有犯等人三根明。委亦须简练。或令忏露人不知法。但 遣沙弥。白衣丛听杂秽。同闻深乖法律。极成轻易悲夫。二中 若有说者。答云说欲及清净已。三中召问之辞。若依古戒本云 比丘尼众遣何人来耶。今准光师戒本而问。谁字亦即召彼尼众。 略法中初科仪法可解。次科尼唯长跪。僧通长互。如三千威仪 圆觉等经。并云长跪。岂唯尼耶( 旧云长跪表代尼者谬矣) 。言 ·10 · 律疏部 别德者教尼须具十德。一具持戒行。二多闻。三诵二部戒本利。 四决断无疑。五善能说法。六族姓出家。七颜貌端正。八堪为 尼说法令尼欢喜。九非为佛出家被三法衣而犯重法。十二十夏 若过(第八第十唯局教尼名别德。余名通德) 。三中初受属。反 白上下正出答法。疏云。以见不学识者年高座首动无法则。空 遣尼还曾不对答。识者齐耻故具引之。初褒美大众。何啻者言 德有余也。若下令传略教也。注中初示前。余下指后。即尼篇 中更引善见十诵僧祇等文。寻之可见。指广法中言时希者尼篇 云。良由广德难具故也。事宗中初科法文斥古羯磨。言通用者 二名无异故不了。彼此者华梵齐举故如羯磨篇中已明。不得下 遮滥指过斥非。在文可见。次科初垂诫。示下劝依。一律仪者 即指上诫。故下指证。云云者三十四卷初因难陀布萨时不来。 后来已即去众皆不知。白佛因制上座法。应知十四十五日布萨 若昼若夜。又当知处所若温室讲堂林中。又应知广诵五篇戒下 至四事及偈。余者僧常闻。又应令人唱告时处。又应先使人扫 治。谁应咒愿行筹(此制知说戒也) 。又应知。说戒时檀越来。 当为说法共相劳问(此制知说法也) 。乃至第二上座亦尔。广在 彼文。十说竟中。初科再鸣钟者必无小众。亦不须之。若下明 梵呗。即律序末后二偈。神仙五通人造设于咒术(此举世喻) 。 为彼惭愧者摄诸不惭愧(为善摄恶) 。如来立禁戒半月半月说(合 上喻也) 。已说戒利益。稽首礼诸佛( 回向归敬) 。尼钞云。若不 解前呗作处世界。亦得为下明所以。不同前作为止息故。其下 因示前呗。即序初二偈。稽首礼诸佛及法比丘僧(归敬三宝) 。 今演毗尼法令正法久住(归敬本意上句明意。下句明益) 。优波 离为首及余身证者(推本结集之众。以为证信) 。今说。戒要义 诸贤咸共听(举事诫众) 。多见诵文讹错。复不解义略为注释。 律制不得半呗。今或但诵优波离下四句者。正乖法律。虽非大 害宁免无知。二中施以欢喜以合作与。三中偈词上三句喜遇三 ·11 · 律疏部 宝。下句拔济群生。四并言快快即是乐。值佛最难故云第一。 得闻正法近障三涂。远清二死。故云安隐。事和无诤统理平等。 故云寂灭。上三庆己下一喜他。即两利也。安乐字尼钞作解脱。 注令礼散。尼钞更加三归。今须准用。上来十科行事并据正文。 况经圣心研详安布。今诸律肆妾自改作。执非为是见是谓非。 此由素阙讨寻。抑又自无明识。或多轻略废置而不行。纵有行 之事同于厌课。尘缘可弃不惮奔趋王法宜尊反生薄滥。业绳弥 固苦海尤长。徒丧天龄。真可怜愍。杂相者前列行事且据一途。 事起临机何由尽述。略之则阙。参之则繁。是以总括诸相别科 于后。述作之意在文可见。告净中但约长行序后三问以为分齐。 初明问前不告后自问故。若下明问后须告。又三初止住说戒。 戒师自止谓知法者不住须呵。谓迷教者。待下明告净。待坐字 语通上下。据义则缀上为优。约句则贯下为便详之。一人告者 恐妨僧故。若有下明发露。依次说者接前止处也。准此不明再 和。以陈净入坐和相已彰。今时有行略和。未见所出。次科中 多等。须重说者谓制主从客。若少不须。或出界说。或往他寺。 谓制客从主。此约说竟为言。未竟随来告净同听。不劳再说(有 将前利为制客从主非) 。如法治吉罗异名也。三中对犯不说。此 制戒师也。或令悔露或加治摈。事在临机。如比丘犯盗佛不为 说。然佛初自说众唯纯净必有妄隐。五百金刚杵碎其头。后付 弟子则通净秽。故知。必约三根无滥。不可对说也。即下会同 律论。四中总前各列者。如云某寺某寺尼众和合僧差某尼某尼。 后总结者半月半月已下词也。五中比近人谓邻高座者。令字去 呼。谓言教也。准此先须定嘱一人。不下遮非。今多此过。不 得不慎。六中初文说戒本制。竟无能者方诵经法。疏云。所以 次者戒制。附相切要易持。经授心识托虚难摄。故随时制。轻 重不伦各其致也。文中三位。初诵经法。语通无在。然须轨范 行门诫勒切要之者。颇符今用故云余教诫等。今藏中略教诫经。 ·12 · 律疏部 亦可依诵( 旧云三千威仪经者文繁事碎。何由可诵。又云下卷令 诵胜鬘佛藏下明常时受持。亦非说戒时诵) 。若全下次令说偈比 即迦叶佛略教。注指阿含解者下卷引云。上句戒具足清白之行。 次句心意清净。第三句除邪颠倒。末句去愚惑想。若不下后略 诫敕。详此律意未必愚暗而至于此。欲明住持之本摄僧之要必 不可废故曲示之。次科初显示深益。佛嘱累者即上制法而下斥 世不行。初指非染下彰失污净识者轻法之源。实由染世不闻正 法。已是盲冥。况举轻心更招殃祸。欲令反本其可得乎。于法 无味者积恶渐深。去道转远故。者通目佛教。出家无益者 乖本意故。口下斥言行相违。师徒义绝。拣从外道不亦宜乎。 高僧传中隋东川僧云法师住宝明寺。以四月十五临说戒时乃白 众曰。戒本防非人人诵得。何劳徒众。数数闻之。可令一僧竖 义令后生开悟。当时无敢抗者。讫于夏末废说戒事。至七月十 五日早。将升草座失云所在。大众崩腾四出追觅乃于寺侧三里 许古冢间得之。遍体血流如刀屠割。借问其故云。有一大丈夫 执三尺大刀。厉色嗔云改变布萨。刀脍身形痛毒难忍。因接还 寺端情忏悔。乃经十载说戒布萨。临终之日异香迎之神色无乱。 欣然而卒。此乃上智。故动幽呵。今时下愚竟无显验。纵令永 废反自安然。法灭于时可用长叹。七中初别简初篇。僧下总示 诸聚。若约闻戒通塞则六聚并同。若论别众成不则根条两异。 如律显者即如戒本有犯。忏悔无犯默然。八中二初明对首露。 言对众者谓于众前对人作法。律至。当至一清净比丘所。具威 仪说所犯名种。白云。大德忆念。我比丘某甲犯某罪。今向大 德发露。后如法忏悔( 三说说戒时忆者须用此法。余时依法忏 悔) 。又律中比丘于犯有疑。复逼说戒。佛言。应发露已得闻戒。 亦对人云。大德忆念。我比丘某甲于某犯生。疑今向大德发露。 后无疑时如法忏悔(三说已上准注羯磨出之) 。恐下二明心念。 复二初明识罪法。律中为在座上忽忆本罪。向比座说举众闹乱。 ·13 · 律疏部 佛令发露心念。而不出文钞家义立。准羯磨说戒字下更加一句。 云恐闹乱众故。亦须三说。若下明疑罪法。应云。我某甲于某 犯生疑余词准同。第四略去中。标云杂者据略则纯。但缘与法 各有多别。故云杂耳。缘中本宗八难余缘者。若据缘难二名不 局。今须标简。重者名难。轻者为缘。王难者疏云。或将士众 拥寺列兵。病人与下缘中相滥。应以重轻分之。非人即鬼神为 恼。恶虫通目畜兽能为命难者。人难引论释之比据常人。不同 贼也。余缘者通收无限。故但言余且列八相。并以若或字简之。 前四通昼夜后四唯局夜。下云明未出者止结后四。应略说者通 结前八。他部中初科三。律十诵约道行缘。从制至开一广三略。 略中上是众法。下二别法。准众法对念多人不开。必应异界分 众作之。或恐彼部缘开。不可常途为妨。开心念者道行中复有 缘。故制白衣前恐闻障戒。为济他故。乃至下命梵缘为利己故。 若论心念说不明了不成作法。有缘故开不足怪也。布萨说戒华 梵言。重临事单牒。五分中七缘。除草棘地泥。余同四分。僧 祇五缘。逼暮天阴来客处远此三不同四分。对说中十诵王难开 说即瓶沙缘。如羯磨篇中引。五分贼难事同僧祇。彼因突入闻 说。不为说故便加苦恼。制令改诵。义立中寒热二缘不出诸教。 理合开。故初示缘例准。至下白众劝导。冬热者文脱。古本云 冬寒夏热。出法双提随时别用。僧下引示。初指僧祇明制上座。 文如前引。次引五分明制徒众。嘱授即是与欲。露处说者即明 与欲。恐在私屏无人见闻容非滥故(有云。此明说戒令客比丘来 易见。故文似不贯) 。次略法中初科言二种者。此标取却二种义 耳。提名为取除相为却。一言略者即具二义。一下释初释略取。 取八篇题者如云是四波罗夷法等是也。次释略却者却即是除。 除随篇种类者。谓不诵篇中诸戒。但云僧常闻是也。上云八篇。 下云随篇。皆谓通举戒本全数。至于正诵或多或少皆不定也(有 人云。单诵八个题首。名略取说戒。诵一两篇名略却说戒。致 ·14 · 律疏部 令后生妄行。至今尚尔。如别所破) 。问八篇可都略否。答下依 母论故广灭诤。约准尼钞八篇齐略(古记云。灭诤是吉罗少分。 不名为略。又人云。七灭是息诤之要。故不可略以尼钞证皆穿 鉴耳) 。问今存几略耶。答今但通云略戒。不言几种。若提名略 则兼取却二义。若不提名如下卒缘序竟即略。但有却义则无取 也。问如诵一二篇已略其余者此名何略。答前所诵者自名为广。 文不云乎。为广三十九十。又云。七灭诤下如法广说。余不诵 者方名略耳。问如律本中广一二篇。已难缘忽至即云余者僧常 闻复是何略。答既不举名止是略却。问如提篇目略至二三。忽 有难至即云余者等。复是何略。答前提名者具兼二义。后言余 者止是却耳。问今明略法为依何出。答文中缓则为广三十九十。 及后卒难说序已略。并依本宗不说序。略准注羯磨。乃依僧祇。 中间各题通结自出母论。故后文云。四分文不了等(古记反引本 宗十五略配之。致增迷昧。注羯磨亦云。律有三五略法。文非 明了故依母论。故知非也) 。以昔多迷不免繁细。余所未尽。备 在释中。略法中初科。缓急两相事在高座。缓则可进。急则宜 否。并准上缘须令应教。文中初双标。缓下牒释。急缘语通多 种。如下所明。别显中初文初指前缘。即十缘中上九种也。说 竟仪式亦同广法。由缘不定。多不至后故且指前。至下示略法 为三。问清净已者即广前序也。应言下略中间七篇。言各题者 七名别举也。通结者并云僧常闻也。七灭下广后文也。不略七 灭者戒少言约复接后文。是可说故。若准尼钞八并通略。无劳 臆说以误来蒙。故疏云。今有行略多无法式。就缘缓急称时为 要。常途寒热容所叙致。可广始终(前序及七灭已下也) 。而略 中广( 即七篇也) 。准此明据岂复疑乎。四分下指所出。初点本 律。不题篇首。故云不了。今下取他文。即指上法有诚据也。 本律说戒犍度初明先广后略。次第八段。彼云。比丘作是念。 今以难缘听略说戒。难来犹远。我等得广说。彼比丘应广说。 ·15 · 律疏部 不说如法治(下七例比作之) 。又云。我胄不得广说。可说至九 十。又云。不得说九十。可说至三十。又云。不得说三十。可 说至二不定。又云。不得说二不定。可说十三。又云。不得说 十三。可说四事。又云。不得说四事。可说戒序。又云。不得 说序即从座起去(次第八段前一是广后七是略。古人妄传为七略 一直者非也) 。后明先略后广。三五说戒。彼云。有五种说戒。 一说序已余者应言僧常闻( 已下并从说序。去一一皆以余者等结 之) 。二至四事。三至十三。四至二不定。五广说(三十已后) 。 复有五种。一说序四事。已余者略之。二至十三。三至不定。 四至三十。五广说(九十已下) 。复有五种。一说序至十三。二 至不定。三至三十。四至九十。五广说(提舍已下) 。律本甚广。 今云不了明非正用。恐人未晓略引令知。二中且约说序竟。举 初例后。故羯磨云。应随到处云已说至某处余者僧常闻。又疏 释云。诵至随戒难卒排门。不可转诵故知通后也。三中此出僧 祇(古记将此。为本律一直者非) 。未说序者谓。作白才竟也。 问必未作白难至如何。答不成略法理须再说。或待难静或出界 外。或众或别随缘作之。结断中初结劝。言就缘者示略法之本 也。并结正者即前七略中若可广说不广说。乃至可说序不说序。 并如法治比下斥非。初斥略法乖仪。或下斥托缘不说。次明别 法说戒中。初文律因佛制众僧说戒。一比丘住处不知云何白佛 故制。调度者律云。敷坐具具水瓶洗足瓶。然灯火具舍罗等。 待客来者疏云。出家之人漂泊无侣。何有定住是我所也。游化 观方纵任自在。随所弘道不局坊寺。望刹为居四海为食故也。 次科众法中此明别法。而列四人者由本独住待拟外客。来不可 期因而明之。不同初位常途僧法。至于行事还复同前。对首中 文约三人。后指二人。作法词中但除二字。疏问。僧说戒者一 人秉说余皆默坐。下至对首皆各表净者。答僧法位强成办力大。 故白说戒。通四方故别人力弱。但表内净应上教也。心念说戒 ·16 · 律疏部 中初出法。若下示余缘。上依律文。且据兰若。山行聚落无人。 义同故准开之。露罪中初文初明轻罪可忏。是本位故重不可忏。 故致异说。次科初示无文。今下义定云。今日下出法。言通解 者取上初义。按自恣中即准座上发露为例。即对次义为局。故 云通也。问此发露已为须更陈三说布萨否。答文云。不应说戒 似不再陈。准注羯磨引王百问。今如上三说。又约疏中引僧祇。 若无客者作念。若得清净比丘罪如法除。念已当心念口言三说 布萨。此即向四方僧发露。大如僧中(疏文) 。今详羯磨及疏并 作念发露。无别词句故依三说。此既立法即当布萨。不劳更陈。 然今临事依疏为佳。三中向僧忏悔即作念陈露也。或可轻罪责 心即灭。三说者谓作法布萨也。广诵戒者识知持犯也。然非教 制本不须诵。以前作法即成说戒。不同僧法白告和僧。非陈净 故心念既尔。前对首中残及重兰例开发露。如自恣中 释安居篇 形心摄静曰安。要期在住曰居(此依疏解) 。随时警励曰策。 三业 善曰修。上通人处下局行业。就此一门总有四别。初约 法有四。对首心念妄成及界又及界中园界两所。足有双只则为 七矣。时有三种。前中后也。处通两界。自然作法。人该五众 并通一制。问安居别法。那为众行。答有三意。一受说安恣次 第相由故。二夏安居竟其必自恣以后摄故。三本篇虽是别法。 分房受日皆众法故。制意中初科为二。初释安义兼示策修。随 下明居义。此叙教意仍见篇题。处字上呼训止训息。摄虑专注 为静处也。观缘胜法为思微也。微之一字兼含事理。事则忆本 所受。即戒学也。理则达妄冥真即定慧也。即沙弥篇性空相空。 唯识三观性相二空即空为理。唯识一观即识是理。此三种行名 为圣道。非静不思非思不证。三乘虽异入道。皆同故云正轨。 克期夏限不舍寸阴。故云假日追功。勉慎懈怠无遗正念。故云 ·17 · 律疏部 策进心行。次释居义初句明所须。即下了论处无五过。次句明 标志。即下起三种安居心。不许下明守制。即下三过。对之可 见。次科初叙通意。律因诸比丘一切时游行。蹋生草木断众生 命世人讥诃。虫鸟犹有巢窟。佛因制曰不应一切时游行。文下 明偏意。三过中初是自损。二即损他。三损自他。招世讥者如 上缘起。问三时情过多少在文可明。制有重轻如何以辨。答春 冬有缘则听。夏月有无俱制。又夏有结法。春冬则无。又春冬 不结。但犯一吉。夏中不结至后安居日日吉罗。又夏时不坐则 失一岁。又夏中制依第五律师。春冬依余四位苦论违制三时并 吉。约上诸缘缓急可见。后科中分三。初别指。即下引证。故 下结劝。上二句指过劝。必下约犯劝。必反等者违制重也。结 业缠者违理深也。流苦海者受报长也。俗刑有上请名。例律谓。 条其所犯别请减罪也。十恶不用此律。即是不请。言其已定也。 今此公然违教。情过已彰。合入犯科故不待请。极下正劝。极 诫如此即上律制也。开章标列对下法附。故言初中。就此五门 初及三四正明本法。第二第五以类相从。但分房在前。迦提夏 竟。次列可解。缘中初科示所依。中前引四分。初简非处。律 因比丘在树上。大小便树神嗔故制。若树下示可依处。树是头 陀屋通喧静。并举极小。自外准知。上约僧居。若依下五种并 据俗舍。上四暂居处。下一久住处。并因缘起佛皆许之。初明 可依。后明移徙。牧养也。聚落名通大小。乃至一家男女所居 皆是聚落。移徙中随所去者。随上五种人所移处也。或可彼人 移去资具有阙。随比丘意别往皆得。文中不约住意以断得失。 即是不了。故引五分决之。文分为二。初明开去。言住意者谓 审彼五家在此。竟夏方可依之。必无久意不可依住。移应失夏。 若在下次明非处。上别列命难。下总收二难。次五法中一择处。 二定位。三克时。四要心。五假缘。位中彼论亦同此律。但有 前后两位。十七日去俱是后摄。克时中言为破等者。此明了疏 ·18 · 律疏部 特立日限之意。以十五日犹属春分。非夏限故今时僧舍多有此 过。相与循讹率田暗教。况乃但营斋供各竞丰华。至于结法曾 不遵用。随情罔圣。重事轻法。良可悲夫。起心中疏列三种。 初是修智。三即营福。第二两兼。五中复五。据处是通约相则 别。三中噆啮是妨己。践伤即害物。噆子合反。啮五结反。四 无可依者即第五律师。谓下五句即列五德。初约授法。二即舍 行。余三可解。五无施主谓阙资缘。即第五过四分下指略。文 相既同故不繁引。三难处中初引十诵。一往简非。次引五分。 决通可否。白法中初指广。今撮引之。彼云。比丘夏安居处先 往看之。有敷具否。无音声恼乱否。无师子虎狼贼蚊虫等难否。 可得安居竟否。又云。应自思惟此处安居饮食如意否。若病时 随病医药可得否。复观共住者如法否。乃至病时不舍去否。复 观大众中无有健斗诤者否。不生我恶心恶语否。更思惟。众中 有知法解三藏否。不使我夏中有犯欲灭无所否。又思。此众中 有僧如父母教训子者否。又思。众中无健斗者。夏中不起破僧 因缘事否。先受安居竟后受房舍敷具。应一一料理等。若有三 宝缘听受七日。又云。众中上座应问大界标处失衣不失衣处净 地处布萨处等。又云。安居上座法如钞备引。乃至下示法。今 准义加于小食上维那打槌告云。白大众安居已过一日。余有八 十九日在。当勤精进谨慎莫放逸(余日准此加减) 。若下劝依。 僧父母者道因彼生故。言僧师者行从彼范故。彼文犹广故注云 云。彼续云。安居比丘自恣时得作一事。谓说见闻疑罪后作四 事。一解界。二还结大界。有二因缘须解界。一为水漂相坏不 知处所。二为贼难。僧皆舍去。故须解结(无缘不须下斥古计。 夏中解界破夏。亦恐古执此文) 。三受迦絺那衣(亦随有无) 。四 受敷具。第二总明三时中初文显制。即本缘起。初二句叙过。 即上三义故。下引文。夏是别制。春冬即通制。若据二时妨道。 虽同无多伤害。招讥亦轻。故云过少。问安居是制而云听者。 ·19 · 律疏部 答制听相对听即是开。开听相望听通开制。如听造房畜长听结 界。听略说戒等。此听即开。如云听问十三难听依止师。听白 说戒听行舍罗。听安居竟自恣。此听即制。今云听三月者颇同 此意。借义以训听犹令也。谓使令作之不可违。故若作此解余 文无复壅矣。问中一时四月。约过是同。而不尽制故须问释以 彰教旨。答有二意。初约开后答。唯被前安居人身为苦器。饥 渴寒热随时所须。故号待形。准通五利且举外资。是正开意。 故但云衣服也。次约开前答。则摄中后二位教。太急者摄机不 尽也。用难常者机缓不及也。异缘或阻不可期故。次别明三时。 标中结前生后。前明一年三时缓急。后明一夏三时前后。正示 中初文前列三位。故下引证。即增三文。疏云。增三具明前中 后也。据时定分前后一日中间安居二十九日。次科初引文示。 即安居犍度彼云。佛言有二种安居。有前安居。有后安居。住 前三月四月十六坐也。住后三月五月十六结也。虽下义决。初 句点文缺。然下显义具。文指二日为前后。则义必含中。故云 于理自明也。疏云。犍度中但明前后各住三月。则无中也。故 舍利弗欲于佛所安居。十七日至制后安居。据相以言。但前一 日为前安居。余三十日为后安居。莫不望初俱名后。故则缺中 也。下指结文。三法别故。次科标云泛明者。此中正明安居前 后。而下三门名同事别。以类相从故云泛也。初中是前下合云 得受五利名赏。结者下合云是后。上下相映在文省约。二中初 明前不结有犯不犯。十六日下明后不结皆犯。除难事者示开缘 也。尼同别者简通滥也。同谓同前别即别后。以尼外化义少不 许游涉。故重于僧。三中初明前者。乃至后夏不结者。虽未暇 加法而身已在界。故并成前坐。是名下谓结夏日异受岁日同。 前一月中随日可结。故云三十日安居也。问难事不息都不结者 为得夏否。答疏云。或五日三日乃至一月虽不结之不失前坐。 以难不结非是故心。若下明后。以后安居人本是八月十五日夏 ·20 · 律疏部 满。听随前安居人探前自恣。令由难阻随息开作故通一月。此 即结夏日同受岁日异。问前中二种有难开否。答准理应通。若 尔律中有难开增自恣者。答彼是外界斗诤。此即王贼等阻障。 俱号难缘名同事别。上三前后初赏罚以前安一日为前。后三十 日为后。次得罪中以前三十日为前。后安一日为后。三难事中 即约安恣互明前后。疏有六种。三种同前。第四位约前后。初 后两夏各十六日。中间二十九日。五明行住(住谓旧住行即外 客) 。对念二法行住通用。忘成及界以是行人先有要故(又云。 必旧有要例亦开之) 。六据法不同。对念作法以容预故。忘成及 界恐乖前后。直尔便得(准疏后亦加法) 。夏闰中标云延促者。 依闰为延不依名促。又闰中三例。住日多少延促可寻。依闰中 三初示文阙。比下二取例。比即是例。前引论文。彼云。若闰 四月者则取前四月受雨衣。满百二十日故知。含闰在其间矣。 彼下以开况制。开缓尚依。制急宜准。又下三释疑。疑云。闰 是虚坐。既非正月。闰中出界应不破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AG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