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AG视讯 > 广州市篮球大赛 >

瞿秋白究竟是被谁出卖的

时间:2019-08-17

  

瞿秋白究竟是被谁出卖的

  而活着的周月林1955 年后一直被关在监狱里劳动改造。直到 1979 年在一份当年的报纸上发现“赤共闽省书记之妻投诚,供出匪魁瞿秋白”的报道,且与党史部门新近掌握的“郑大鹏暗中指认”等资料相互印证,才给周月林平反昭雪,无罪释放,并为她落实政策,按 1925 年参加革命办理离休手续。

  因为事先有过可能被捕的心理准备,所以瞿秋白的年龄、外表、气质不仅与扮演的林琪祥这一角色十分吻合,其心态也相当从容,敌人几乎找不到任何破绽。于是,他们准备放人了,只要瞿秋白写信给上海的朋友证明身份,或是在当地寻觅铺保,以证明自己与确实没有关系,就可以开释。

  项英一见叛徒妻子,怒不可遏,不待张亮辩解,当即拔出手枪,将风尘仆仆的张亮一枪击倒在地。直到今天,这一传闻仍以讹传讹地在报刊、网络广为流布。其实,项英当时颇有耐心地听完了张亮的叙述,一同听完的还有曾山。张亮并非死于丈夫枪口,而是将儿子送往延安后,于返回皖南的乱世途中失踪。

  于是,情势急转直下,瞿秋白作为要犯于1935年4月25 日左右解送到设于长汀一中的 36 师师部。以防意外,上杭方面派出一个连押送,36 师派出部队中途接应。

  瞿秋白被俘不久,便被押解到上杭监狱。因从瞿秋白身上搜出黄金、港币等贵重物品,且随行人员大多携有驳壳枪,保安团怀疑所谓的林琪祥极有可能是一员“要人”。然而,不论敌人如何严厉审讯、酷刑逼供,瞿秋白始终坚持最初口供,一口咬定自己就是林琪祥。

  会后吴黎平邀请瞿秋白到他家吃饭,“秋白同志那天酒喝得特别多,奋激地说,你们走了,祝你们一路顺利。我们留下来的人,会努力工作的。我个人的命运,以后不知怎么样,但是可以向战友们保证,我一定要为革命奋斗到底。”

  瞿秋白与同时被捕的张亮、周月林按事先的化装及准备好的口供应对审讯。瞿秋白说自己名叫林琪祥,三十六岁,江苏人,肄业于北京大学中国文学系,曾在上海经营旧书店与古董生意,后又学过医术,在游历漳州时被红军俘虏,送到瑞金后在红军总卫生部任过医生、医助、文书及文化教员等职。而张亮则是一名被红军“绑票勒索”的香菇客商老婆,周月林为红军护士,她们俩自然都用了化名。

  为保证瞿秋白等人的生命安全,时任福建省委书记兼省军区政委万永诚又抽调了二百多名战士沿途护送。在汤屋,苏区中央政府妇女部长周月林也加入到这支队伍之中。

  后来,为追查出卖瞿秋白的叛徒,无辜的张亮与周月林可谓背尽了“黑锅”,因为随行人员中,只有她们俩知道瞿秋白的真实身份。一时找不到真正的叛徒,“两个女人出卖瞿秋白”之说也就顺理成章并为多数人所认可。

  然而,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4 月 10 日,福建省委书记兼军区政委万永诚遭敌袭击牺牲,其妻徐氏被俘,经不住敌人严刑拷打,供出了在濯田地区抓获的俘虏中,就有的第二任领袖瞿秋白。因为瞿秋白一行在汤屋停留时,曾受到万永诚夫妇的热情接待,徐氏自然知道瞿秋白的行踪。

  一位在华报道近10年的资深记者私下表示,除了与中国外交部官员稍微“热络”外,很少能得到采访中央官员的机会。有美国记者抱怨,在报道中美贸易纠纷等涉华事件时,他们可以很容易地采访到美国大使或代表,但要拿到中方意见却不容易。

  他们昼伏夜行,安全地通过了敌人一层又一层严密封锁,于 2月24日拂晓渡过汀江,来到福建省长汀县濯田区水口镇小迳村牛桩岭附近时,阴沉的天空突然下起了大雨。一连四天,他们攀山越岭,秘密行动,处于高度紧张状态,早已疲惫不堪。加之一路行来,并未遇到什么危险,也就放松了警惕,决定吃个饱饭,避避雨,休息调整一下,下午继续上路。没想到一时麻痹,酿成无法挽回的惨重后果。

  在《瞿秋白:真实的灵魂》一章中,曾纪鑫通过大量的阅读、考证,试图还原瞿秋白被出卖的事实线 月,中国领导的红军主力在百万大军第五次军事围剿下,不得不离开江西根据地实行战略大转移,开始举世闻名的二万五千里长征。

  曾写作《千古大变局》《历史的刀锋》《俞大猷传》等书的曾纪鑫的作品,历史探究兼具文学叙述,现场感很强。近日推出新作《历史的张力》,选择11位英雄人物,讲述他们的家国情怀。

  当时,红军主力决定转移,瞿秋白收拾好行李,准备和大家一起长征。据吴黎平在《忆秋白同志相处的日子及其他》一文中所叙,当瞿秋白突然得知自己将要继续留守苏区时,神色黯然,“心情有些激动,但没有吭气”。

  鲁迅、周建人、杨之华收到瞿秋白以林琪祥名义写来的信,得知瞿秋白落入敌手,立时采取营救措施,找铺保,汇钱寄物。

  1935年2月11日,瞿秋白一行化装成商人及眷属离开江西瑞金,18 日抵达中共福建省委所在地汤屋,并在那里住了两个晚上。瞿秋白直到临死前都没有想到,正是汤屋的逗留给他的人生埋下了隐患与祸根。

  红军主力撤出苏区后,必将以十倍的疯狂进行报复,把一个重病在身的党的高级领导人留下意味着什么,大家心里都十分清楚。然而,党性原则极强的瞿秋白除了服从外,终究是什么也没说。但透过神色黯然、一声不吭、大量喝酒等神态举止,我们还是多多少少窥见到他那复杂的真实心态。

  并且很快就有了一则关于张亮的传闻,说她出狱后辗转来到皖南泾县新四军军部,找到时任中共中央东南分局书记兼新四军副军长的项英。

  他们正在山上一户人家吃饭时,被地方武装保安团发现,立时遭到围攻。邓子恢突出重围,何叔衡壮烈牺牲,瞿秋白因身体虚弱、行动艰难不幸被俘。

  瞿秋白刚被敌军抓获时,采取的态度是积极求生,期望等待。而身份一经暴露,瞿秋白反而有了一种如释重负之感,他对审讯的敌人坦然一笑道:既经指认,也就不用‘冒混’了,我就是瞿秋白。我在上杭的什么‘林琪祥’、‘上海人’之类的笔述口供,就算是作了一篇小说一样。”

  瞿秋白知道,他在“历史上犯过错误”,是路线斗争的牺牲品,心胸狭窄的当权派王明等人,是不会将一颗随时可能引爆的“炸弹”带在身边的。当然,他们防备了瞿秋白,却疏忽了当时也是重病缠身的,一场“遵义会议”,就将一部中国革命现代史给全部改写了。

  瞿秋白随一部分牵制敌军从事游击战争的力量留于赣闽边区后,在不成比例的敌我悬殊力量下,肯定多次感到了死亡的残酷与威胁。他也做好了随时牺牲的准备,只是没有想到的是,他的生命会在福建长汀画上最后的句号。

  当年指认瞿秋白的郑大鹏是一名被俘的苏区收发员,他虽然没有担任红军要职,但因工作关系认识瞿秋白。投降变节的郑大鹏于暗处证实,所谓的林琪祥确系前任领袖瞿秋白。

  1935 年初,以十万多正规军的绝对优势兵力,还有空军的协助,向坚守苏区的少量红军发动大规模进攻。红军伤亡颇大,决定采取化整为零的方法分头突围。而此时,瞿秋白的肺病也愈加严重了。中共中央分局决定派出一个警卫排,护送瞿秋白从瑞金突围转移,取道香港赴上海就医,同行的还有何叔衡、邓子恢及身怀有孕的项英妻子张亮。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AG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