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AG视讯 > 92届日本高中篮球大赛 >

好像大家都不太活跃啊要不如大家来接文吧喜灰

时间:2019-08-23

  喜羊羊看着这样的灰太狼,心里甚是心疼,便一把抱住灰太狼,灰太狼还没来得及知道发生了什么,棉花糖便散落一地 喜羊羊听到这句话,噗呲的笑了一下,说道:“我不怕,因为我知道,大叔你是只好狼!” 捂着嘴对喜羊羊说道:“喜羊羊,你欺人太甚!”而在一旁的喜羊羊调戏的说道:“大叔,你好甜啊!” 他知道红是因为他近日以来的反常。很多时候他们两个人的对话都是他一个人干巴巴地说起,中间红插上几句,最后一个人结束,而现在的他经常一个人发呆或者就是干脆泡在实验室里,不去见她,不去想她。 灰笑了笑,瞥见镜子里的他却笑的很丑,像在哭,他就不笑了。他走到大厅上落了灰尘的王位坐下,他手肘撑在暗紫雍华的扶手上,骨节分明的手指抵着眉心,闭上眼沉沉的睡了过去。 但是,他不来也没办法。现在的狼堡对于他来说,就是个伤心地。他自己待在那里随便做任何一件事,都会想起美丽的红夫人,和可爱的小灰灰。 这一吻不长,但却弄得灰太狼的脸红成了一个西红柿,灰太狼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 他是一只狼,一只被驯化成狗的孤狼。这个在他满是伤痕的时候,给了一点点温柔就让他心甘情愿头也不回地扎进去的人,他真的下不去手。 不知道抱了多久,灰太狼缓缓的张开嘴巴说道:“喜羊羊,你这样抱着我,就不怕我吃了吗?” 喜羊羊紧紧的抱着,而灰太狼却被抱的要喘不过气来了,灰太狼便大声叫道:“喜羊羊,你干什么!放开我,我快喘不过气来啦!” 她本想着今日出了这么大的事,挑着这么一个很坏的日子,平平淡淡地离婚,然后一走了之。可骨子里的骄傲不容许她服软,一站在灰的面前,一看到他容忍退步的眼神,她就忍不住要尖酸刻薄一番。 喜羊羊深情地看向灰太狼,也深情地说道:“灰太狼大叔,我以后再也不会让你伤心了,我会一直陪着你” 喜羊羊对灰太狼的感情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好起来的,可能是因为看到他总是做好事, 便又抱住灰太狼,灰太狼听完喜羊羊对他说的话,眼眸慢慢的暗了下来,他便配合着喜羊羊抱着,这6辆失窃的电动车找到了。灰太狼认为喜羊羊的怀抱非常温暖,就是那种没有一点杂乱的温暖 心里甚是感动,便又看向喜羊羊,对他说:“谢谢你,喜羊羊,谢谢你让我心情变好!” 红太狼一身红裙,头戴皇冠,黑色的丝袜,雪白的肌肤,又黑又长的头发一直到腰部,红太狼一个平底锅甩了出去,灰太狼快步跑到窗户前,来不及说什么,红太狼手里瞬间多出了好几个平底锅,都扔了出去,准确无比的把灰太狼给甩到了天上,只听得一声老婆,你放心,这回我一定会抓羊回来的~~ 这些事喜羊羊都看在眼里,喜羊羊之所以会来看灰太狼,是因为他太想念灰太狼了,所以就来了,然后正好看到这几幕 灰扯了扯脖颈上的方巾,本来系得宽松,但就是觉得有些勒得喘不过气。他一点也不奇怪红会离开,连一丝的眷恋都不留下,甚至他早就做好了准备,只是还是会有一些不舍。这些天来,红越来越沉默,连着几天他们也可能说不上一句话。 她踏着高跟鞋离开了,扬起的红色披风嚣张的不可一世,是一只孤狼耷拉着尾巴,头也不回的走,却不知自己的眼尾已泛了红。 灰太狼把老伯送到家时,才发现老伯家中全是化学用品,这下子激起了灰太狼的兴趣,老伯看在眼里,说:“小伙子,你看起来很喜欢这些东西啊。”“嗯,老伯伯,我没事就弄这些的,很唐突吧,抱歉啊,老伯伯,嘿嘿。”老伯看着他眼里的星星点点,于是慢慢向前走去:“小伙子,我看你这么喜欢这些东西,刚好我这里有些东西要送给你,你拿着这些东西 ,在草原上洒满,第二天会有惊喜哦!”灰太狼听后感觉会有什么好东西,于是道谢了老伯,离开老伯家,路上,灰太狼变洒变自言自语到:“老伯的东西是什么呢,呐,不管了,反正第二天会有惊喜的,嘻嘻!”洒完便高兴的回家了。 孤寂无声地在蔓延,紧紧闭着的大门隔断了它,困在这里,如同一只困兽,咆哮嘶吼到迷茫再到沉寂,最终粉身碎骨。 那个时候,灰太狼只是看上了红太狼的美丽,红太狼也是被迫因为灰太狼吃掉了蛋炒饭而和他结婚。 以前他只要站在羊村门口,就会被小羊们的各种攻击弄得遍体鳞伤,最后不是灰溜溜地爬回家,就是直接从狼堡上方撞破天花板,脸朝地板摔个狼啃泥。即使抓到了羊,小羊们也会趁着他煲汤切菜的时候逃跑。 她会和灰太狼深深地相爱,为对方欢笑、落泪,但是现在,这个机会,已经永远地...... 红也不生气,抬手盯着寇红的指甲,慵懒地说:“我说,我们可以分开了,再也不见面的那种。” 毕竟她这里讨不到一个满意的笑容,只有满身的尖刺扎的他浑身疼,大概只能带着淌着血的窟窿去外面默默舔舐吧。 大门被打开,逆光青年的笑容似乎比阳光更灿烂,更平易近人,也是主动接近他的光。 第二天早上起来,灰太狼惺忪的睁开双眼,本想伸伸懒腰,却看见一双骨节分明,白嫩嫩的手,吓得灰太狼去镜子前照了照,在意识到时后的0.01秒后,灰太狼发出了和草原上处处尖叫的声音,他们,都变成了人… 想着刚才的吻,脸又红了,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脸红,而且还没有犯恶心,而灰太狼也没在多想,之后他清理了一下自己的脸,去做其他事情了…… 早上,青草的香气(?)远远的飘进了灰太狼的鼻子里,灰太狼伸了一个懒腰,这时,一个平底锅飞了过来,灰太狼急忙闪开,嘴里大叫着老婆老婆,你别扔了嘛,我马上就去给你抓羊...... 这几年来,再浓烈的感情已经被生活中的食物需求蹉跎了,剩下的都是习惯,红习惯了露出尖锐的爪牙,灰习惯了让步和顺从,都习惯了依赖对方。 他们这样的夫妻需要在婚后好好培养感情,但是红夫人内心的变化却赶不上时间。 便把喜羊羊给哄走了,而喜羊羊在临走时,还不忘调戏说一句:“灰太狼大叔,我还会再来的哦!希望你不要太想我,但我会很想你的!” 红突然想起这些年灰笨笨地守着她,尽管她张扬跋扈脾气暴躁,灰也不会发怒,默默跟在她后面收拾烂摊子。他从来不说累,做什么都是依着她顺着她。只是这几年来,守着她的人也许表面上看不出来疲惫,却因着现实压迫心里的痛苦也许早就发泄到别处去了。 眼前的这个男人长相俊美,眉目英朗,略微下垂的眼角给人一种忠贞不渝的感觉,只是右脸有一道狰狞的刀疤,凶悍却又同软弱并存。 问了原因才知道原来这位老伯伯是丢了眼镜,灰太狼看着这位老伯伯,很是同情, “大叔别不理我呀,喜会很伤心的。”喜捏着一包奶糖摇晃着,笑吟吟地说,“这里还有很多的糖,保证大叔吃的开心。” 而喜却是打破畸形僵硬格局的意外,温柔的沼泽早就把千疮百孔的他一点点拽入深渊。 是因为灰太狼有时会隔好几天才会来抓羊,在没有灰太狼的几天里,喜羊羊就甚是想念灰太狼,时间久了,就知道了对灰太狼的感情不一样了 灰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一睁眼便是一片刺眼白光,晃得他眼疼,他伸手挡住,恍惚看见有一个人模糊的轮廓。 灰太狼笑了,这是他离婚后的第一个笑容,他觉得自己的心,就像被明媚的阳光融化了一样。 灰看着她,眼眸里波光潋滟,像是石子投入湖中惊起些许波澜却又瞬间归于平静,“好,都听你的,”他顿了顿,“小灰灰你也带走吧。” 灰并不喜欢吃糖,他觉得太腻了,但此刻却恰好甜到了心坎上,把他强行封闭起来的心暖成了一汪春水荡漾。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AG视讯